手机版 欢迎访问某某自媒体运营网(www.baidu.com)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店出售

道方图说|网络侵权案件中被告主张“刷单”怎么办?

时间:2022-05-09 07:48|来源:网络|作者:天猫转让|点击:

  在涉及到网络侵权的案件中,涉及到赔偿金额时,原告通常可以主张根据被告在购物平台店铺中所显示的销量或评论数来计算被告的销售额,进而计算侵权获利,计算公式为销量×单价×时间×利润率×专利/商标贡献率=被告侵权获利,而该主张能否得到支持,取决于计算公式中每一个基数是否有清晰、确定的依据。

  在这种情况下,被告通常会抗辩称原告所主张的销量并非真实销量,有一部分为刷单虚构的,不应当计算在内。那么,被告主张的刷单能否成立呢?

  刷单,是指卖家通过特定的软件或渠道,雇人下单某个链接的产品,并不实际发货,对方虚拟收货后进行五星好评的行为。卖家通过这种虚构交易、虚假好评的方式提高店铺及产品的销量和排名,以求出现在买家搜索某个关键词之后的首页,达到吸引顾客的目的。有些卖家为求真实,还会跟物流公司或网点合作,发空包的物流,网点代签但不配送,这样可以查到完整的物流记录,以假乱线

  在笔者办理的某个网络侵权案件中,原告主张以店铺显示的“已拼xx件”为销量的依据,被告则提交了其店铺的交易流水,并主张采用“物流区分法”区分实际交易与刷单的虚假交易,即除“京东配送”“京东大件物流”外的其他物流均是刷单形成的,应当在计算中剔除,但并未提供任何可以支撑该主张的证据。

  在这个案件中,被告所说的“物流区分法”并没有任何其他的证据可以佐证,原告自然是不会认可的,并且经过我们的仔细核对,在店铺的交易流水中,无论是哪种物流的交易,买家id、交易数量、订单时间等从表面上看均是正常,无法对真假交易进行区分;此外,我们发现在除京东以外的其他物流配送的交易中,在“商家备注”一栏,有上千单交易均备注了“自提,同意”“(某物流)能到就送,不能到就自提,同意”等(笔者注:该案侵权产品为陶瓷座便器,网上购买时,一些卖家只负责发货到物流点,由买家自提),从商家备注看,是一笔真实交易的可能性极大,被告主张的“物流区分法”显然不能成立。

  因为现在大多数店铺在刷单时都会虚拟一个物流,力图变成真实的交易,因此,单纯仅凭流水很难区分是否为刷单,被告的主张一般难以得到支持。那么如果被告提供了雇人刷单的聊天记录、交易信息呢?

  聊天记录作为电子证据,需要符合一般的电子证据的证据形式,遵循电子证据的质证思路,原告需核对是否有原件、聊天双方的主体是否明确、聊天记录的形成时间、聊天记录是否完整;其次,从一笔交易而言,需明确交易的时间、交易双方的身份、交易的内容、案涉交易是否实际进行、交易的数量及完成情况。具体到某个特定案件中,即需考察聊天记录是否完整、交易的时间是否为被告知道被诉之前、对方是否为刷单的相关人员、刷单的具体链接与产品型号、刷单的数量、是否实际付款并完成刷单、有无转账记录等交易凭证、付款的金额与交易数量是否一致、店铺刷单当天的流水与交易记录是否吻合,能否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若不能,则被告提供刷单证据的真实性存疑。

  即便认定了被告提供刷单证据的真实性,也仅能就证据所体现的部分认定存在刷单,而不能进行扩大推论。在陆逊梯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诉深圳市艾思默贸易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 [1] 一案中,法院对270条刷单金额与订单一致的数据予以确认,该等数据的订单时间可以说明艾思默公司在授权经销期间或期间外均存在“刷单”行为,但并不足以证明“刷单”始终贯穿于授权经销期间,对艾思默公司辩称的上述刷单金额与订单不一致的“刷单”数据不予采纳,

  认定艾思默公司在授权经销期间的“刷单”数据为65条(金额合计44974.8元)。02

  ▌若通过双方举证、质证,法院认定了刷单的真实性,那么刷单部分的销售额,能否在计算被告获利时去除呢?

  在恒信玺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朝阳分公司与张笔伦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2]一案中,法院认为:即使被告所称属实,刷单行为作为被告的一种经营策略,其目的是通过虚构交易满足一定的经营意图,获取更高的商业排名、信用度和用户访问量。

  刷单形成的虚假交易量,明显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和合法经营理念,影响网络用户的真实选择,减损市场竞争者的诚实劳动价值,扰乱公平有序的网络营商环境,不应被鼓励和提倡。被告在选择刷单方式牟取不当利益的同时,亦应承担其可能产生的商业风险和法律责任。现被告主张在损失赔偿计算中扣除刷单部分,本院难以支持。湖南、深圳的法院也持相同观点,在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胡海燕侵害商标权纠纷 [3] 二审中,法院认为:即使存在刷单情形,也是店铺开办者伪造销售数量以吸引更多消费者的虚假宣传行为,该行为不应得到鼓励。将店铺标明的销售数量作为确定赔偿额的考虑因素,也有利于引导市场主体规范经营和诚信经营。

  因此,本案赔偿额应考虑店铺标明的侵权商品销售数量。▌笔者认为,从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角度考虑,刷单行为系被告通过虚构交易,获得虚假的销量和用户评价,欺骗、误导消费者,损害消费者的利益,违背市场经济商业道德,属于虚假的商业宣传,构成不正当竞争。若被告因违法行为反而在诉讼中获利,实际上是对刷单行为的变相鼓励,不利于规范市场经济秩序,不应当在计算销售额时剔除。但如果是一些刷单泛滥的平台,由购物平台所在地的法院审理,法官对刷单的情况较为清楚;或者是在能认定刷单真实性的情况下,去掉刷单之后的销售量与调取的店铺交易流水差距非常大的,则法院出于利益平衡的考虑,会剔除刷单的部分,进行法定赔偿。在这种情况下,原告可以主张间接损失。

  在浙江朴素电器有限公司与慈溪市长河清阳洁具厂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 [4] 一案中,法院认为:被告该刷单行为,以虚假交易为手段,以吸引消费者误认购买为目的,虽然在被告获利上可相对减少,但该行为依然对原告造成了真实销售量之上的损害,使得原告对专利产品的市场推广受到不利影响,分流了目标消费者的注意力,

  也因被告侵权产品相对原告专利产品仅为约1/4的售价,大幅降低了浏览电商网站的消费者对专利产品售价的认可度,从逻辑上必然会间接地造成原告专利产品销量受损的事实,而且该销售量排名及相关综合排名在电商平台上长期存在,也使得原告遭受了长期的间接损失,该部分损失显而易见地与被告恶意刷单相关联,并与刷单数量正相关,应由被告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在该案中,法院从三个方面认定被告刷单的行为对原告造成了间接损失:分流消费者、打击售价、损害商誉,在剔除刷单销量后,计算所得的侵权获利不超过2000元的情况下,最终酌定被告赔偿原告7万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编辑推荐

Copyright © 2002-2022 网店购买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